當地時間6月12日,巴西世界杯揭幕戰上出現了一個有爭議的判罰,巴西隊9號前鋒弗雷德“疑似假摔”在禁區內,巴西隊獲得了點球並由內馬爾罰進。
  特派記者 劉占坤攝
  略顯嘈雜的開幕式後,本屆世界杯的揭幕戰終於呈現在超過30億電視觀眾面前——賽後,巴西球員和克羅地亞球員其樂融融交換球衣的場面,顯然不足以涵蓋本場比賽有可能爆發的數次衝突。
  “我真的不想再回顧這場比賽的判罰了,但我真的從未在自己的職業生涯中碰到過這種情況,我們無法和主裁判取得溝通。”在2008年歐洲杯上一戰成名的克羅地亞後衛喬爾盧卡在賽後委婉地表達著自己的不滿,“世界杯裁判居然不講英語,我們沒人能聽懂他在說什麼,也不知道該怎麼向他表達我們的想法,我們隊里又沒有日本球員!”
  日本籍裁判西村雄一在這場東道主以3:1戰勝克羅地亞的比賽中出盡風頭——上半場表現良好的西村下半場接連給出爭議判罰,一球領先的克羅地亞被扳平、被反超、險些扳平、再丟一球的每個轉折點上,幾乎都有爭議判罰出現。
  “如果那個球可以判罰點球,我看這屆世界杯至少還要有100個點球判罰,我們不需要再踢足球了。”克羅地亞隊主教練科瓦奇根本按捺不住自己的怒火,他認為是這個點球改變了比賽的走勢,“這簡直是恥辱,我不是說比分,我是說判罰。”
  主裁“劣跡”不堪大任
  “其實,這個日本裁判中國球迷應該不太陌生,他通常會比較嚴厲,不過有時候也確實會犯低級錯誤。2005年東亞四強賽,西村執裁中國隊的比賽,他把剛上來5分鐘的郜林罰出場,但那次實際犯規的是李瑋峰,他認錯人了,後來西村又把李瑋峰罰下去,我們事後覺得他已經發現自己認錯人了,只能將錯就錯。”一位國內足球裁判在比賽結束後告訴記者,“(本屆世界杯)之前的(亞預賽)十強賽,烏茲比克斯坦有個球進了,明顯越過球門線,但西村沒吹,所以伊朗進了世界杯,烏茲比克斯坦只能去踢附加賽,也沒進世界杯。”
  按這位資深裁判的說法,西村雄一在本場比賽中的判罰“確實值得探討”,“爭議最大的肯定是那個點球,後衛手上有附加動作,但動作的幅度和力量需要主裁判迅速作出判斷。我認為這個點球西村是被進攻球員騙了,當時禁區裡人不少,球突然傳進來,本來進攻球員可以不倒地的,但他順勢倒地了,所以這個點球裁判有責任,但不應該是主要責任。相反,我覺得西村應該負主要責任的是,第82分鐘,在巴西禁區里他吹克羅地亞進攻隊員衝撞守門員犯規,這個球很難說進攻隊員是否犯規,我看是很正常的一次身體接觸,巴西守門員脫手了,也就是說,攻方球員沒有干擾守門員,這應該是克羅地亞隊一次潛在的進球機會,結果被主裁吹沒了,所以我覺得這個判罰的錯誤程度還在那個點球之上。”
  落後一球時,克羅地亞的攻勢一度壓制住巴西,而這個“錯誤程度更大”的判罰,也確實讓希望收穫一場平局的克羅地亞無功而返,難怪幾乎所有主流媒體都在賽後發問:“為什麼要讓一個日本裁判執裁東道主巴西參加的揭幕戰?”
  “日巴友好”由來已久
  “巴西是日本本土之外最大的日裔聚居地,在聖保羅生活的日本人超過50萬人,日本人和巴西人的關係就像兩口子,說相依為命也不算過分。”生活在聖保羅的華人陳生告訴記者,“東方街基本上就是一個小型的日本社會,每年聖誕節前都要給天皇過生日,就連街上的路燈(蓮花燈)都是他們從日本國內運過來的。”
  位於聖保羅市中心區域的Liderdade(葡語意為“自由區”),當地人更習慣稱之為東方街。這條街是日本移民的聚集區,街上遍佈著日式風格的料理店、和風酒館和各類商鋪、旅社,街邊牆面上也看不到巴西特色的塗鴉,日本人甚至在這條街上修建了一家“移民博物館”,描述200年來日本不斷向巴西移民的歷史軌跡。“除了博物館,日本人在這條街上還建了一個小圖書館,掛的牌子是日本巴西移民文化研究所,他們很註重傳統文化和巴西的融合。另外, 日本商人對巴西經濟發展也有很大程度的影響,他們和巴西政府的聯繫非常密切,所以日本和巴西的關係,真的很不一般。”陳生介紹說。
  在足球層面,巴西曆來都是日本球迷的“第二主隊”——日本足球對於巴西足球的頂禮膜拜,已經持續了近半個世紀之久。1981年,著名漫畫家高橋陽一創作的經典足球漫畫作品《隊長大空翼》(中文譯名《足球小將》)中,主人公大空翼的啟蒙教練就是巴西人羅伯特·本鄉,而漫畫中曾經在聖保羅俱樂部和巴西青年國家隊擔任主教練的羅伯特·本鄉,最終隨著劇情的發展成為日本國家隊教練,日本球迷的巴西情結可謂深厚。
  現實生活中,如今每年有超過1萬名青少年從日本遠渡重洋來到巴西接受足球訓練,而30年間先後6位巴西外援的“援助”,正是日本足球巴西烙印深入骨髓的根源所在。參加了自1990年亞洲杯~1994年美國世界杯預選賽期間所有日本國家隊比賽的拉莫斯(如今在J2聯賽岐阜隊執教),是日本足球(巴西)歸化史上最為德高望重的球員,他和從巴西留學回國的三浦知良一道推開了日本足球登上亞洲足壇頂峰的大門——這位出生在里約熱內盧的巴西人,1977年以“淘金”為目的赴日踢球,隨後在日本娶妻生子並嚮日本政府提出入籍申請,如獲至寶的日本足協立即將拉莫斯招入國家隊。1993年,日本隊在多哈被伊拉克最後一刻逼平,痛失1994年美國世界杯決賽圈資格,拉莫斯在中圈掩面痛哭的鏡頭至今還讓日本球迷記憶猶新。1998年,拉莫斯退役告別賽,吸引了將近5萬名球迷涌入東京國立競技場,感謝這位“巴西日本人”不可磨滅的足球功勛。
  選裁標準仍無萬全之策
  由此可見,從西村雄一踏上聖保羅伊塔蓋拉球場、吹響手中黑色哨子的那一刻起,天平兩端的“巴西”與“克羅地亞”早已不由自主地分出輕重。
  “克羅地亞在比賽前就應該向國際足聯提出抗議,應該讓控場能力更強的歐洲裁判來吹揭幕戰,而且日本的付出是一定要有回報的,他們不會白白當‘好人’,所以我現在非常替科特迪瓦擔心。”在某網站購買了足球彩票希望科特迪瓦隊小組出線的球迷蔣輝表示,世界杯的勝負很難猜,因為裁判主宰比賽結果的情況並不少見,“儘管科特迪瓦的實力能保證他們在小組賽中出線,但打日本的時候,亞亞圖雷和德羅巴務必小心控制情緒,避免被對手或者裁判所激怒,從而遭受更大損失。”
  當地時間今天上午,國際足聯官方網站刊登出執裁本屆世界杯第5場到第8場比賽的裁判名單,其中兩名裁判引人註目——上個月執裁皇家馬德里與馬德里競技歐冠決賽的荷蘭裁判庫佩爾斯,本屆世界杯第一次亮相就是執法英格蘭與意大利之戰,而素有“出牌大師”之稱的智利人奧塞斯將執裁科特迪瓦與日本隊的小組賽。
  有輿論認為,奧塞斯的裁判風格對於不喜歡身體對抗的日本隊是極大的利好因素:官方數據顯示,在最近吹罰的51場正式比賽中,奧塞斯總共出示了32張紅牌和214張黃牌——和科特迪瓦凶狠彪悍的打法相比,傾向於“控制流”的日本顯然更希望奧塞斯這位能夠“嚴格執法”的裁判維持球場秩序。
  “從技術上講,國際足聯選出來的世界杯裁判都是世界上最優秀的裁判,他們都經過嚴格的培訓和考核,他們誤判的例子,其他裁判也很難正確判斷出來,不過只要是裁判,就會犯錯誤,至於犯錯誤是有心還是無意,現在沒有衡量的標準。”記者採訪到的國內裁判說,“選派裁判的權力在國際足聯手裡,裁判委員會的技術官員應該好好總結經驗和教訓了。”
  本報聖保羅6月13日電  (原標題:揭開世界杯揭幕戰爭議判罰真面目)
創作者介紹

空手道

wd81wduj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